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025-86800081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欢迎优秀法律人加入我们!
联系方式:025-86800081
邮  箱:463301978@qq.com
地  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8号新城科技园国际研发总部园5A14、15楼

炜衡资讯|吕旭辉律师接受《新华日报》记者采访,分析村委会强拆“违建”涉及的法律问题

责任编辑:  录入时间:2020-4-14  阅读次数:64

近日,邳州市炮车镇村民黄绍武向政风热线栏目反映,自家承包地上的盆景园外围墙和几间居住房屋在没有任何通知,也没有相关文件的情况下,被村委会强拆。对此,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旭辉律师接受《新华日报》社记者采访,就该案中村委会认定及强拆“违建”的有关问题发表了专业的法律意见。


640.webp (4).jpg

吕旭辉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擅长领域:民商事合同纠纷、公司、房地产开发、筑、知识产权、劳动纠纷等。


一、案情介绍


2005年4月15日,堰洼村杨姓村民承包了村里埝洼村王场组一级路南鱼塘,并与堰洼村村委会签订承包合同。2011年4月15日,黄绍武与杨姓村民签订转包协议,约定将该地转让给黄邵武使用。后黄邵武要在该地块四周建围墙和几间房屋,便到村委会咨询此事。黄邵武称,当时村委会是口头同意的。


640.webp (3).jpg


2013年5月31日,邳州市炮车镇堰洼村民委员会向杨姓村民下发“限期恢复原状”的违建通知,该通知显示,原承包村内用于养鱼的鱼塘,现已改变土地用途,用以建房,已违反合同约定,限一个星期内恢复原状。后村委会于2019年再次下发“限期清理通知书”,期间陆营村村书记陆永刚和果园村村书记苏振多次找到黄邵武协商此事。

640.webp (5).jpg

2020年3月20日,蒋庄村、陆营村、果园村的村书记派人用挖掘机将黄邵武自家位于堰洼村的盆景园强行拆除。之后,黄邵武向政风热线栏目反映此事。

那么,村委会为何要对黄邵武盆景园地块上的建筑进行拆除呢?有没有相关手续,是否下发过有关文件呢?为了解具体情况,记者先后联系到上述几个村的村委会。“我们拆的是违建,拆违建是合法的。”陆营村村书记陆永刚表示,村委会并不认可黄邵武与杨姓村民私下签的转包协议,该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陆永刚还告诉记者,在未经村委会同意的情况下,黄绍武私自用挖掘机将鱼塘进行扩建,并将土拉到别处,这一行为违反了合同约定。


二、律师建议


针对此事,村委会是否有权自行认定违建,是否有权对违建进行拆除?其做法是否合规、合理?黄绍武的转包合同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其搭建房屋及绿化行为是否违反合同约定?带着疑问,记者咨询了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吕旭辉主任律师。


吕旭辉律师告诉记者,根据协议约定,黄绍武作为承租人在使用期间享有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举报人在其承包的鱼塘范围内进行必要的绿化,且其搭建的房屋是用于管理鱼塘的临时自用房屋,均未改变鱼塘的土地用途和性质。因此,举报人黄绍武的绿化行为和搭建房屋行为并未违反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

不过黄绍武本人系转包者,是从原承包者杨姓村民手中转包过来,其转包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呢?“这个有效的,转包后村委会并没有提出异议,且转包与强制拆除行为之间并没有关联性。” 吕旭辉律师表示。

此外,针对违建认定及拆除问题,吕旭辉律师介绍,黄绍武搭建临时用房是否有合法手续,其建筑是否为合法建筑需要有权部门依法认定,有关村委会无权认定,亦无权强制拆除。根据《城乡规划法》规定,违法建筑的认定需要遵循相应的法律程序,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取证和报相关部门审查后方可认定。


集体土地上的违法建筑由乡镇政府进行调查取证,调查完成后报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审查,认定后,经法定程序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相关部门依法实施强制拆除。故即使举报人黄绍武搭建的临时房屋以及承包范围内种植的绿化树木被认定违法,炮车镇相关村委会也无权实施强制拆除行为。


来源:交汇点、江苏舆情观察


声明

本文仅供参考,任何时候与任何情况下,均不作为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就有关问题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如您有任何法律问题或需要出具法律意见,请与本所联系。



首页 关于炜衡 要闻动态 团队成员 服务指南 法律常识 法律咨询 在线招聘 问答专栏 联系我们
© 2019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Powered by SAI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