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025-86800081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欢迎优秀法律人加入我们!
联系方式:025-86800081
邮  箱:463301978@qq.com
地  址: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8号新城科技园国际研发总部园5A14、15楼

建工实务|逾期竣工违约金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裁判规则

责任编辑:  录入时间:2020-4-27  阅读次数:86

640.png


工期延误纠纷是建筑工程领域常见问题,发包人要求承包人承担工期延误责任并赔偿损失的,呈多发趋势。特别是当承发包双方就工程价款结算长期达不成一致,承包人起诉要求支付工程款时,发包人经常会提起工期延误应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的抗辩或反诉,以达到抵销工程款的目的。除证明工期延误非自身原因外,承包人往往以逾期竣工违约金超过诉讼时效驳斥发包人。逾期竣工违约金诉讼时效起算点问题是当前审判实践中的难点与热点问题。承包人主张应自工程竣工验收之日起诉,发包人则认为应自工程价款结算完成之日起算。由于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司法实践中,各法院裁判标准也不尽相同。本文笔者通过梳理各地法院裁判规则,提出笔者鄙陋意见,以供建设工程合同各方主体及建设工程法律服务提供者参考。


微信图片_20200426132310.jpg

马丹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擅长领域:房地产与建设工程、公司治理


一、关于逾期竣工违约金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裁判观点

建设工程实践中,对于逾期竣工违约金经常仅约定具体金额或计算方式而不确定具体给付时间。逾期竣工违约金诉讼时效如何起算?对此,法律尚无明确规定,经梳理,当前司法实践主要持以下四种观点:

1、从工程竣工之日起算诉讼时效

竣工验收完成,发包人则可结合开工日期、竣工日期、合同约定工期等判断工程是否逾期竣工。根据《民法总则》188条,竣工验收之日,发包人知道并应当知道工期权利受到侵害,诉讼时效应自此起算。江苏省高院在((2014)苏审三民申字第0622号“镇江星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江苏邗建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认为:“案涉工程于2008年12月13日通过竣工验收,表明工程已经处于完工结束状态,工程是否延误工期从此时间点可以作出相应判断。故一、二审判决将此时间作为计算星耀公司所主张的延误工期违约责任的起算点并无不当。”最高院(2019)最高法民申3651号“广西建工集团第五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亦认为逾期竣工违约金应从工程竣工之日起算诉讼时效。

2、从工程价款结算完成之日起算诉讼时效

情形一、合同约定以结算价为基数计算违约金

根据合同意思自治原则,有约定的遵从约定。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明确约定以合同结算总价为基数计算违约金的,工程价款结算完成前,违约金具体金额不能确定,诉讼时效不应起算。海南一中院(2017)琼96民终2726号判决认为:“合同约定,工期每延误一天,按照总结算金额的0.1%扣罚。因此,根据合同的约定,工期延误违约金是根据结算总额确定后才能据此计算得出违约金数额,也就是工期延误违约金金额确定的前提条件是结算总额已经确定。因工程完工交付后,双方一直未进行结算,结算金额一直未确定,涉案工程造价结算总额的确定是在一审中通过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后确定下来,因此,在结算总额确定之前,工期延误违约金数额计算是无法确定的,因此,工期延误违约金主张时效起算时间应当是鉴定结论确定之日。”

情形二、逾期竣工违约金与工程款不应分别计算诉讼时效

按照建设工程结算的通常做法,逾期竣工违约金系工程结算范畴,逾期完工的违约责任往往在工程结算时予以具体主张及协商。逾期竣工违约金与工程款不应分别计算诉讼时效。(2017)津01民初272号“浙江昆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天津瑞景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天津一中院认为:“诉争工程并未最终结算,工期延误违约金问题与工程结算密切相关,基于合同基础纠纷双方未处理,工程并未最终结算,应视为双方就与结算金额相关问题一直处于磋商中,瑞景公司根据合同约定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不受诉讼时效约束。”

3、发包人主张逾期竣工违约金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效

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所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发包人要求承包人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承包人在发包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承包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济南二建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与济南伟东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二审法院认为因涉案合同中没有约定逾期竣工违约金的履行期限,伟东公司作为债权人可以随时主张权利,故其在本案中提起要求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的反诉请求,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

4、不论诉讼时效何时起算,发包人均可行使法定抵销权主张逾期竣工违约金

无论诉讼时效经过与否,发包人与承包人互负债务,发包人均可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九条,主张发包人应付工程价款与承包人应付逾期竣工违约金相抵销。例如,在(2014)鲁民一终字第220号“青岛青房建安集团有限公司与青岛鲁岳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山东省高院认为:“在发包方欠付承包方工程款,而承包方应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的情况下,双方互负债务,可互相予以抵扣。实践中,在发包方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时,承包方可行使先履行抗辩权予以拒绝,致使发包方的上述权利无法实现。因此,从公平角度考虑,发包方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的诉讼时效应与承包方主张工程款的诉讼时效相一致。”江苏省高院(2015)苏民终字第00272号“江苏通州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与泰州金泰环保热电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浙江省高院(2013)浙民提字第1号“张日平与浙江大地交通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均认可通过行使抵销权主张逾期竣工违约金。

二、笔者观点

诉讼时效制度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即丧失了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之权利的制度。诉讼时效起算点不同,对承发包双方权益影响极大。从公平、利益衡平出发,结合建筑市场实践,笔者认为逾期竣工违约金诉讼时效起算点宜设置为竣工验收之日,理由如下:

1、更符合我国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目的和建筑市场实践

工期延误是指工程实施过程中任何一项、多项工作或整个工程项目的实际完工日期迟于合同约定或发包人批准的完工日期。显然,一旦竣工日期确定,发包人即可确定工期是否延误,承包人是否违约。如果以工程价款结算完成之日起算诉讼时效,发包人则可以通过拖延结算,达到拖欠工程款又保留主张违约金权利的不法目的。我国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目的是为了敦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以维护社会交易秩序的稳定,避免民事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诉讼时效起算,我国采用“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侵害之时起计算”的方式。发包人应从违约行为发生之日起就可以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此时起计算时效,方便且符合民法总则的规定。

2、逾期竣工违约金系独立债权,应与工程款分别计算诉讼时效

虽然逾期竣工违约金和工程价款是基于同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引发的纠纷,但逾期竣工违约金系独立债权,不是附属于工程款的从债务,因此,逾期竣工违约金与工程款系独立债权请求权,应分别计算诉讼时效。逾期竣工违约金自竣工验收之日起算,工程款自工程价款结算完成之日起算。即使合同约定按工程结算价一定比例计取违约金,主张违约金也不应受到工程价款结算限制。因为请求权可以概括性提出,逾期竣工事实一旦确定,发包人即可以合同价或暂定结算价为计算基础向承包人提出工期索赔,索赔金额是否精确不影响诉讼时效中断的效果。

3、诉讼时效期间完全不重合的逾期竣工违约金债权与工程款债权,不能依法抵销。

根据(2018)最高法民再51号公报案例,双方债务均已到期属于法定抵销权形成的积极条件之一。该条件不仅意味着双方债务均已届至履行期即得为履行之状态,同时还要求双方债务自从履行期届至到诉讼时效期间届满的时间段,应当存在重合的部分。在上述时间段的重合部分,双方债权均处于没有时效等抗辩的可履行状态,“双方债务均已到期”之条件即已成就,即使此后抵销权行使之时主动债权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亦不影响该条件的成立。反之,上述时间段若无重合部分,即一方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届满时对方之债权尚未进入履行期,则在前债权可履行时,对方可以己方债权尚未进入履行期为由抗辩;在后债权可履行时,对方可以己方债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为由抗辩。简言之,A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转化为自然之债之时,B债权诉讼时效尚未起算,系普通之债,除非债务人自愿履行,否则自然之债不能与普通之债相互抵销。例如,逾期竣工违约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017年10月1起至2020年9月30日止,工程款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020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此种情形下,承包人可以逾期竣工违约金已过诉讼时效为由抗辩。

    4、更符合公平原则且有利于平衡承发包双方利益

根据民事诉讼举证规则,在工期纠纷实践中,发包人主张逾期竣工违约金,仅需证明合同约定工期具体明确、工程实际竣工日期,其中相差的天数就是工期延误的天数。而承包人抗辩应当证明工期延长的原因在于不属于归责于己方的自然因素、人为因素。在发包人或监理未出具工期顺延签证,则承包人还应证明在合同约定的办理期限内向发包人申请过工期顺延且顺延事由符合施工合同约定。承包人不能举证证明工期延误原因的,则承担举证不利后果。显然,竣工验收日期明确,发包人即可完成举证责任,发包人的举证难度远低于承包人。如人为将诉讼时效起算点延长至工程结算完成,发包人只要拖延结算即可保证胜诉权利,无疑变相损害承包人权益,显失公平。从竣工验收之日起算诉讼时效,可以敦促发包人及时提出工期索赔,承包人提前应对,承发包双方在结算同时一揽子处理工期延误问题,有助于息诉止争。

法律规定

1、《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2、《最高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所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

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

 3、《合同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

当事人互负到期债务,该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但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合同性质不得抵销的除外。

 


声明


本文仅供参考,任何时候与任何情况下,均不作为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就有关问题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如您有任何法律问题或需要出具法律意见,请与本所联系。


首页 关于炜衡 要闻动态 团队成员 服务指南 法律常识 法律咨询 在线招聘 问答专栏 联系我们
© 2019 北京市炜衡(南京)律师事务所      Powered by SAIPU